今天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政策解读
《安徽省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条例》解读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3日  字体:【  】  点击数:  来源:宿州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曹林生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要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制定《安徽省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是完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和森林生态保护制度的重要部分。《条例》的颁布实施是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手段加强我省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的重大举措,是我省打造“生态强省”的一件大事,对保护森林资源,维护生态安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美好安徽具有重要意义。

    一、《条例》的总体情况

    2017年9月29日,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安徽省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条例》,条例将于2018年1月1日起生效施行。

    (一)我省制定的《条例》,在全国属于较早的省份之一

    2014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4〕26号),对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作了全面决策部署,并要求各地区积极推动地方防治检疫条例、办法的制定或者修订。2016年3月,安徽省委在《安徽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要求制定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地方性法规。我省是继甘肃、湖南、江西、湖北等省后出台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地方性法规的省份,较之于其他省份,我省的立法行动快。《条例》的迅速生效施行,是省委、省政府、省人大高度重视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的结果。

    (二)我省制定的《条例》,有着丰富的实践基础

    2001年,省人民政府制定了《安徽省松材线虫病防治办法》。十几年来,我们对松材线虫病的防治,积累了许多经验,给我们立法提供了很好的材料。《条例》中的许多制度设计参考了松材线虫病防治的一些经验和做法,也针对松材线虫病防治做了一些特别规定。立法过程中,省人大、省政府、省林业厅坚持问题导向,充分尊重民意,广泛吸纳民智,采取多种形式征求各方意见,多次组织立法研讨会、论证会,全方位组织省外、省内立法调研,增强了立法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三)我省制定的《条例》,有着丰富内容,切合安徽实际

    从《条例》的框架结构和条文数量看,我省的《条例》比兄弟省的法规内容更丰富。《条例》共七章五十五条,框架结构是按照林业有害生物的预防、检疫、治理这三个核心阶段展开的,遵循了林业有害防治的客观规律。同时,根据省人大常委会常委委员的建议,还专章增加了监督保障的内容。

    二、《条例》的主要内容

    (一)界定了《条例》的适用范围

    《条例》的适用范围是首先要明确的。

    《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适用于本省行政区域内林业有害生物的预防、治理和森林植物及其产品的检疫等活动”。也就是说,《条例》适用于三个方面的管理活动,即林业有害生物的预防、林业有害生物的治理、森林植物及其产品的检疫。

    从《条例》第二条的规定看,还有两个关键词:林业有害生物、森林植物及其产品。如果不对这两个关键词加以明确的话,还是不能准确地把握《条例》的适用范围,也不能很好地实施《条例》。《条例》第二条第二款、第三款分别对林业有害生物、森林植物及其产品两个概念进行了定义,即林业有害生物,是指对森林植物及其产品构成危害或者威胁的动物、植物和微生物。森林植物及其产品,包括乔木、灌木、竹类、花卉和其他森林植物,林木种子、苗木和其他繁殖材料,木材、竹材、药材、果品、盆景和其他林产品。这里的“林业有害生物”、“森林植物及其产品”的概念界定,是一个法定概念,不是学术概念。法定概念的内涵和范围是法定的,必须完整地得到执行。

    (二)明晰了防治原则、工作机制和责任制度

    《条例》第三条规定,“林业有害生物防治,遵循预防为主、综合治理、科学防控、分类施策、依法监管的原则,实行政府主导、部门协作、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坚持谁经营、谁防治的责任制度”。本条规定了三方面内容:一是防治原则。在国务院《森林病虫害防治条例》第三条规定的“森林病虫害防治实行’预防为主,综合治理’的方针”的基础上,增加了“科学防控,分类施策、依法监管”内容,将防治方针变为防治的基本原则,同时更加强调科学防治、分类防治、依法防治。我们认为这样的防治原则,可以指导我们科学、合理、有效地进行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二是工作机制。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怎么开展,如何运作,必须要明确工作机制,即,“实行政府主导、部门协作、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这个工作机制,是对国务院《森林病虫害防治条例》第四条规定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措施和制度,加强对森林病虫害防治工作的领导”的规定的细化,是把政府的领导责任转化成工作机制去落实。三是主体责任制度。对于主体责任制度,我们坚持国务院《森林病虫害防治条例》第四条规定的“谁经营、谁防治”的责任制度,它符合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的现实需要。每一部法规都有自己最核心的规定,本条就是最核心的规定,整个《条例》都围绕本条规定开展。

    (三)首次以立法形式明晰了防治职责

    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具有公益性、复杂性、长期性等特点,不能完全依靠市场调节,必须明确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包括防治检疫机构、基层林业机构)和其他相关部门以及林业生产者、经营者、利用者的防治职责。

    一是明确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职责。《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的领导,将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纳入防灾减灾体系和林业发展规划,将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这里所指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经费”既包括防治工作经费,也包括一部分防治经费。对林业有害生物的防治费用,不能全部由国家承担,对于经营主体应当承担的费用,还应当由经营主体自己承担。

    二是明确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等应发挥的作用。《条例》规定了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等应当按照各自职责,组织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相关工作。为什么要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做好林业生物防治相关工作?这主要考虑到执法权的行使问题,依法行政,最重要的是执法者要具备执法资格,但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等主体的执法资格情况复杂,难以明确,因此,这些主体要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组织开展林业有害生物的防治工作,这是属地管理原则的要求和体现。

    三是规定村(居)民委员会的协助职责。村(居)民委员会是基层自治组织,按照村(居)民委员会法和章程的规定开展工作,一般我们不规定他们的义务。但是考虑到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的主战场在基层,为了及时发现和防治,解决“看得见管不了,管得了看不见”的难题,《条例》规定,村(居)民委员会应当协助县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做好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

    四是明确相关部门和单位的职责。《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水行政、住房和城乡建设、环境保护、经济和信息化、交通运输等部门和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以及电力、通信、邮政等单位应当按照各自职责,做好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相关工作。

    五是清晰界定了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机构职责。《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机构承担林业有害生物监测预警、检验检疫、防治督查以及相关技术服务、业务培训等工作。这里的规定,从法律性质上看,是属于立法授权。就是通过该条规定,把本应该由林业主管部门承担的部分防治职责,授权给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机构承担,即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机构承担五个方面的工作:监测预警、检验检疫、防治督查、技术服务、业务培训。

    六是明确生产者、经营者责任和义务。《条例》规定森林植物及其产品生产者、经营者和利用者应当履行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直接责任人的义务,采取有效措施,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防治。

    (四)重视科技攻关、宣传普及和社会参与

    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是技术性非常强的一项工作,特别是外来林业有害生物的入侵,由于缺少必要的应对技术储备,需要加大科研推广力度,宣传普及防治知识,社会共同参与。

    一是组织科技攻关和加大推广力度。《条例》规定省人民政府及其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组织开展松材线虫、美国白蛾等重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技术攻关,加强防治技术研究的交流与合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加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科学研究和技术推广力度,鼓励和支持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等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技术研究活动,提高科学防治水平和能力。之所以做这样的规定,也是为了保证前面规定的“科学防控”原则的落实。

    二是做好宣传普及工作和接受媒体监督。《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采取多种形式,宣传普及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知识,增强公众防治林业有害生物的意识和能力。新闻媒体应当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法律、法规和知识的宣传,进行舆论监督。

    三是支持社会力量参与防治工作。《条例》明确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以及其他社会组织参与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对在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中及时报告疫情或者做出显著成绩的单位和个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表彰和奖励。

    (五)增强预防和监测能力

    林业有害生物预防工作是科学防灾、控灾、减灾的基础性工作,可以从源头上减少灾害的发生,提高防治工作成效。为此,《条例》强调了预防工作,并对林业有害生物监测预警工作作了细化规定。

    一是开展普查和专项调查。《条例》规定5年开展一次林业有害生物普查,对松材线虫病每年至少组织一次(重点区域不少于两次)、美国白蛾每年至少组织三次专项调查,普查和专项调查情况应当向本级人民政府和上级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报告。可以根据需要,及时组织其他重大林业有害生物的专项调查。

    二是编制防治规划。根据森林资源分布状况、林业有害生物普查和专项调查结果,编制林业有害生物防治规划,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后组织实施。

    三是实行监测网格化管理。《条例》明确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要建立林业有害生物监测预警体系,加强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基础设施建设,科学布局监测站点,确定监测对象,划定责任区,落实监测人员,推行监测网格化管理。

    四是明确调查主体。《条例》规定国有森林、林木由其经营管护单位组织开展林业有害生物情况调查;集体和个人所有的森林、林木由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等组织开展林业有害生物情况调查。调查情况及时报告上级林检机构。单位和个人发现森林植物出现异常情况,应当及时向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林检机构报告;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林检机构应当及时调查核实。

    五是规范预警预报信息发布。《条例》要求林业主管部门要根据监测情况按照规定向社会发布林业有害生物预报预警信息,不得迟报、漏报、虚报、瞒报。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向社会发布林业有害生物预报预警信息。

    六是加强营林措施。《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组织建立无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的苗圃和种子繁育基地,培育优质林木种苗;指导林业生产经营者将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措施纳入造林绿化设计和森林经营方案,实施以营林措施为主的综合预防措施。林业生产经营者应当优先选用乡土树种和良种壮苗,采用混交栽植模式,适地适树造林,避免营造大面积人工纯林,做好森林抚育和封山育林。禁止使用带有林业危险性有害生物的林木种子、苗木和其他繁殖材料进行育苗或者造林。

    七是划定重点预防区。《条例》规定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需要特别保护的区域,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划定、公布为林业有害生物重点预防区,并督促有关部门和单位制定预防方案和应急预案。

    八是制定应急预案。《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制定突发林业有害生物事件应急预案,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后实施。要按照应急预案的要求,储备防治物资,组建应急防治队伍,开展防治技能培训和应急演练。

    (六)强化检疫执法监管

    植物检疫是防止林业有害生物传播的重要措施,既有利于防止外地检疫性、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的传入与定植,又能阻止本地检疫性、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扩散蔓延。为此,《条例》明确了应检物品的范围,细化了上位法有关植物检疫的具体规定,增加了适合我省检疫特别条款。

    一是界定应检物品的种类、范围以及农业检疫的关系。应检物品包括:森林植物种子、种根、种条(含穗条)、苗木及其他繁殖材料;木材、竹材、薪炭材、枝桠、竹梢及可能带有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的其他产品(不含经高温、高压等工艺生产的纤维板、胶合板、刨花板和木炭)和标本;乔木、灌木、花卉、药材、果树及果品;国务院和省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应检物品。对可能被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污染的包装铺垫材料、运输工具、场所等,也应当实施检疫。林业、农业行政主管部门依照各自职责对森林植物及其产品实施检疫。

    二是狠抓产地检疫。《条例》规定生产、经营林木种子、苗木和其他繁殖材料以及木材、竹材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依法向林检机构申请产地检疫。对检疫合格的,发放《产地检疫合格证》;检疫不合格的,发放《检疫处理通知单》,生产经营者应当按照《检疫处理通知单》要求进行除害处理。

    三是加强流通环节的监管。《条例》规定,应检物品运出发生疫情的县级行政区域,或者林木种子、苗木和其他繁殖材料调运,应当经过检疫。《条例》列明省内调运、省外调入、调出省外的检疫程序及林检机构受理检疫程序和处理要求。

    四是对重点预防区等实行特别检疫措施。《条例》规定,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发生区和疫区内的应检物品,无论是否经过检疫,禁止调往林业有害生物重点预防区和其他未发生疫情的寄主林区、风景名胜区和自然保护区。

    五是加强复检。调入应检物品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在调运物品到达之日起三日内,将《植物检疫证书》交调入地县级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检机构查验。从疫区或者疫情发生区调入应检物品的,调入地林检机构应当在三日内进行复检。

    六是明确部门之间检疫协作。《条例》对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公路、铁路、水路、民航、邮政以及电力、广播电视、通信以及其他工程建设的施工单位作出了明确检疫工作要求。

    七是严格国外引种检疫。从国外引进林木种子、苗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向省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检机构申请办理检疫审批手续,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隔离试种;隔离试种后,经检疫证明不带林业危险性有害生物的,方可分散种植。

    八是建立检疫追溯制度。《条例》规定,省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应当建立检疫追溯信息系统,实行检疫标识管理,实现生产、运输、销售、使用全过程监管,为及时查处检疫违法违规行为提供可靠依据。

    九是赋予林检机构检疫执法权。《条例》规定了林检机构应当加强对木材流通场所、苗木集散地、车站、港口和市场等重点场所的检疫检查。

    十是设立临时检疫站点。对于目前常设检疫检查站数量少、覆盖面窄的状况,《条例》规定发生特大疫情时,经省人民政府批准,可以设立临时检疫检查站,开展检疫工作。

    (七)建立灾害处置机制

    林业有害生物灾害是我国森林的主要灾害之一,严重威胁生态安全。加强林业有害生物的治理工作,有效遏制林业有害生物灾害高发势头,是生态文明建设和林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保障。

    一是明确了政府、主管部门和生产经营者在防治过程中的责任和义务。《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落实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的扶持政策,引导、支持林业生产经营者开展防治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林业生产经营者开展林业有害生物灾害治理的技术指导和服务,对治理情况进行监督检查。林业生产经营者或者管护单位发现林业有害生物危害的,应当及时报告,并按照林检机构的统一要求,及时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除治。鼓励和支持林业生产经营者建立联户合作防治、组内或者村内统一防治的防治联合体,开展群防群治。

    二是发生暴发性、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灾害时的处置。《条例》规定发生暴发性、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灾害时,实行政府行政领导负责制,按照应急预案启动应急响应,建立临时指挥机构,组织专业除治队伍,采取紧急除治措施,协调解决经费保障、物资采购等重大问题。

    三是对新发现和新传入的林业有害生物的处置。《条例》规定新发现和新传入的林业有害生物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及时查清情况,组织有关部门、林业经营者采取封锁、扑灭等必要的除治措施,并报告上级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

    四是建立联防联治机制。对于跨行政区域危害严重的林业有害生物灾害,毗邻地区的政府和林业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协作配合,建立联防机制。毗邻地区共同的上一级人民政府及其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跨行政区域林业有害生物灾害联防联治的组织协调和指导监督。省人民政府根据实际需要,与相邻省建立林业有害生物联合防治协调机制。

    五是鼓励社会化防治组织开展防治工作。《条例》规定政府应当支持社会化防治组织开展林业有害生物的调查监测、灾害鉴定、风险评估、疫情治理及其监理等活动。提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向社会化防治组织购买疫情除治、监测调查等服务。

    六是强调实行绿色防治。《条例》规定防治措施、方法和技术应当符合国家相关技术规程,保护有益生物,保证人畜安全,防止污染环境。优先选择生物、物理措施和施用无公害农药。

    (八)突出松材线虫病防治

    松材线虫病是我省防治的重点对象,因此《条例》除一般性规定外,还针对松材线虫病防治作了特别规定。

    一是对重点预防区的规定。禁止将松材线虫寄主植物及其制品调入松材线虫病重点预防区。禁止在每年的4月1日至10月31日将松材线虫寄主植物及其制品运经松材线虫病重点预防区。

    二是林间松木的使用规定。电力、广播电视、通信以及其他工程建设的施工单位,在林区承载、包装、铺垫、支撑、加固设施设备涉及使用松木材料的,应当事先将施工时间、地点通报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检机构。施工结束后,施工单位应当及时回收或者销毁用毕的松木材料,不得随意弃置。林检机构应当对施工单位的松木材料回收和销毁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和技术指导。

    三是先行采伐规定。因防治暴发性、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灾害或者疫情,经县级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检机构鉴定需要采伐疫木的,报请县级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同意,可以先行采伐,再按照规定办理相关手续;林检机构应当指导相关单位或者个人进行除害处理。采伐疫木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按照疫区和疫木管理规定作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擅自捡拾、挖掘、采伐疫木及其剩余物。

    (九)完善监督保障措施

    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的顺利开展,离不开政府领导、经费保障、队伍建设、部门配合、公众参与等方面工作。为此,《条例》专章规定了监督保障措施。

    一是将成灾率和目标完成情况列入政府考核责任。《条例》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协调机制,健全重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目标责任制,将控制林业有害生物成灾率和防治目标完成情况列入政府考核评价指标体系。

    二是明确实行林长制。《条例》在全国首次将森林资源保护实行林长制写入地方性法规,林长应当落实林业有害生物防控责任,协调解决防治中的重大问题。

    三是落实防治经费。《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大资金投入,保障林业有害生物普查、专项调查、预防监测、检验检疫、灾害除治等工作开展。同时对自然(文化)遗产保护区和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和其他依托森林资源从事旅游活动的景区景点的管理者、经营者,要求应当安排专项资金用于林业有害生物防治。

    四是加强队伍建设。《条例》明确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林检机构队伍建设,合理配备专业技术人员,强化业务培训,提高防治业务水平。对从事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的人员,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落实防治作业人员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的岗位津贴和相关福利待遇。

    五是加强执法监管。林检人员在执行监督检查任务时可以进入应检物品的生产、经营、存放场所,查验检疫证书,开展疫情调查,实施现场检疫或者复检,监督有关单位和个人进行除害处理、隔离试种和封锁、消灭等措施,查阅、摘录或者复制相关资料。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予以配合。林检人员执行检疫任务时,应当穿着检疫制服、佩带林检标志和出示有效证件。

    六是明确有关部门应当配合做好相关防治工作。《条例》规定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依照职责实施高速公路两侧林木防治活动或者发生特大疫情时,公安、交通运输等部门应当配合做好相关工作,协助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在高速公路出入口设立临时检疫检查站点,开展检疫工作。

    七是推进林业有害生物灾害保险。《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鼓励保险机构在林区推行林业有害生物灾害保险,支持林业生产经营者参加林业有害生物灾害保险。

    (十)明确法律责任

    在法律责任部分,《条例》作了如下规定:

    一是明确县级以上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及其林检机构和其他相关部门的行政法律责任。《条例》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及其林检机构和其他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本条例规定,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情形包括:未依法履行林业有害生物防治职责,造成严重后果的;迟报、漏报、虚报、瞒报或者违反规定向社会发布林业有害生物预报预警信息的;未按规定检疫或者违反规定核发《产地检疫合格证》或者《植物检疫证书》的;对暴发性、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灾害处置不力的;未及时报告新发现和新传入的林业有害生物或者未采取除治措施的。

    这里要说明的是,给予处分,就是指行政处分。《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条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违反法律、法规、规章以及行政机关的决定和命令,应当承担纪律责任的,依照本条例给予处分”。处分种类是: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

    二是设定了行政代履行。在法律责任部分,《条例》设定了两条行政代履行:第四十七条规定,未按照规定对林木种子、苗木、木材、竹材进行除害处理,或者对发现的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未进行除害处理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检机构责令限期除害;逾期未除害的,由林检机构依法组织代为除害,费用由林业生产经营者承担。第五十二条规定,林业生产经营者或者管护单位未按照林检机构的统一要求,及时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除治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除治;逾期仍未除治的,由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依法组织代为除治,费用由林业生产经营者或者管护单位承担。

    根据《行政强制法》的规定,行政强制包括行政强制措施和行政强制执行。行政强制执行,是指行政机关或者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对不履行行政决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强制履行义务的行为。代履行是行政强制执行的一种。根据《行政强制法》第十三条规定,行政强制执行由法律设定。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从该条规定看,地方性法规是不可以设定代履行这种行政强制执行方式的。但是,《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规定,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要求当事人履行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等义务的行政决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经催告仍不履行,其后果已经或者将危害交通安全、造成环境污染或者破坏自然资源的,行政机关可以代履行,或者委托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代履行。我们根据该条规定,认为对林业有害生物不进行除治,将破坏自然资源,因此,在这里加以进一步明确行政机关可以代履行。

    三是设定行政处罚。第一,擅自发布预报预警信息的。《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以外的单位和个人擅自向社会发布林业有害生物预报预警信息的,林业主管部门应当责令行为人改正,对其进行警告,可以给予一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的罚款,严重的五千以上一万以下。这条规定,是我们自设的,没有相应的法律、行政法规依据,之所以设定警告、罚款的行政处罚,主要考虑到擅自发布预警信息,会带来社会秩序的混乱。

    第二,未取得《植物检疫证书》调运应检物品的。《条例》第四十八条规定,未取得《植物检疫证书》调运应检物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检机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处五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罚款,可以封存、没收、销毁应检物品或者责令改变用途。

    《植物检疫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未按照规定办理植物检疫证书的,植物检疫机构可以处以罚款。我们就是根据这条规定设定了处罚,明确了具体的罚款数额。

    第三,对违反疫区管理规定和松材线虫病特别规定的行政处罚。《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发生区和疫区内的应检物品,调往林业有害生物重点预防区和其他未发生疫情的寄主林区、风景名胜区和自然保护区的;松材线虫寄主植物及其制品调入松材线虫病重点预防区的;在每年的4月1日至10月31日将松材线虫寄主植物及其制品运经松材线虫病重点预防区的;对这几种行为,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林检机构封存、没收、销毁,或者责令停止调运、改变用途,处五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罚款。

    对该条行政处罚的设定,依据了《植物检疫条例》。在罚款的数额上,比《安徽省松材线虫病防治办法》规定的要高得多,由于《安徽省松材线虫病防治办法》是省政府规章,其法律地位没有《条例》高,以后执行罚款要按照本《条例》规定执行。

    对运输部门、其他单位和个人承运或邮寄应检物品,无检疫证书或货证不符的;施工单位未及时回收或者销毁松木材料,或者随意弃置的;疫木利用不符合安全定点利用管理规定的;《条例》也规定了相应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宿州林业)  
本网站网络实名:安徽省林业厅网站群  主办:安徽省林业厅  协办:宿州市林业局
地址:宿州市淮河中路439号  邮编:234000  联系电话:0557-3929950(Fax) 3929120  E-mail:ahszly@163.com
皖ICP备05014909号-2  网站标识码:3413000017  皖公网安备 34130202000301号